漫笔:《寄生虫》书写韩国电影与奥斯卡新前史

漫笔:《寄生虫》书写韩国电影与奥斯卡新前史
新华社首尔2月12日电 漫笔:《寄生虫》书写韩国电影与奥斯卡新前史  新华社记者陆睿  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落下帷幕,韩国电影《寄生虫》以“黑马”姿势成为最大赢家:该片横扫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、最佳世界影片以及最佳原创剧本四个奖项,改写多项纪录,成为奥斯卡史上首部拿到最佳影片的非英语影片。  《寄生虫》由韩国闻名导演奉俊昊执导,借用“楼上楼下”这一西方人了解的阶级隐喻,以黑色幽默演绎了社会底层一家人“旅居”上流家庭的荒谬悲喜剧,揭露了韩国社会贫富阶级悬殊的严酷实际。影片对人道和社会阴暗面出现得“真实到严酷”,而又别开生面。  全片时而诙谐轻松,时而惊悚苦涩,戏曲抵触不断,结局严酷而震慑,引人深思。有影评说,“事实上,咱们关于弱者的愤恨,已超出了感知的才能。强者对弱者的无视,早晚会被暴力反噬”。《寄生虫》的深入在于此,艺术高度也在于此。  趁热打铁的奇妙故事、鬼才导演的超卓发挥、新老艺人的精深演技,让这部聚集社会小角色的电影达到了很高的完成度。尽管叙述的是韩国本乡故事,台词悉数为韩国语,但《寄生虫》成功跨过了国界,冲破了言语壁垒。评论家金亨锡说:“《寄生虫》获奖后,那些以小语种拍片的国家就有了期望。关于奥斯卡而言,这也是拥抱更五光十色著作的拐点。”  实际上,在强势登顶奥斯卡之前,该片就已在欧洲大放光荣,斩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等多项桂冠。作为一部“韩国制造”,《寄生虫》捧回多座小金人既有意外之喜,也在情理之中。既有主创人员的智慧结晶、公关团队的通力协作,也与韩国电影人数十年如一日的勤勉斗争密不可分。  更重要的是,《寄生虫》承载了太多韩国电影人的执着与愿望。从前被好莱坞影片挤压到接近危机的韩国电影,正是由于有一大批勇于坚持的电影人锐意进取,以及较宽松的文艺创造环境,才让韩国电影勃发出新的活力。韩国总统文在寅对影片获奖表达恭喜时说,“这是曩昔一百年韩国电影人不懈尽力的成果。政府将一同尽力,为电影人供给可以发挥想象力、斗胆创造电影的环境”。  关于奥斯卡而言,《寄生虫》的重磅获奖也适应了其本身的变革需求。已有92年前史的奥斯卡奖常因被白人艺人“操纵”饱尝诟病,也因评定规范过于保存遭受质疑,急需打破禁闭、改造自我。美国电影协会本年度在获奖著作投票中走向“多元化”,《纽约时报》说,这意味着8000多名投票人摆脱了曩昔对白人制造的“白人故事”与传统电影方法的崇拜和倾向,拥抱“未来”。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